华谊兄弟实控人被警示:连亏4年市值蒸发9成票房不佳投资亏损成主

2022-06-09 03:26 分类:博天堂网站登录 来源:admin

  原标题:华谊兄弟实控人被警示:连亏4年市值蒸发9成,票房不佳投资亏损成主因

  进入4月,有关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谊兄弟”) 的消息持续吸引着股民的眼球。从被强制执行,到列入失信人名单,再到6月6日华谊兄弟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因未按照规定减持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令华谊兄弟备受关注。

  上游新闻(报料邮箱:)记者梳理发现,从2006年到2017年,华谊兄弟的盈利能力一直表现不错,2015年时,其净利润达到了12.18亿元,创下了净利润的最高值。但好景不长,进入2018年,华谊兄弟的业绩出现大幅下跌。仅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就达13.82亿元,其中仅商誉减值损失一项就高达近10亿元。连续亏损期间,华谊兄弟多次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其在公告中提到,多部作品收益不佳是主要原因之一。

  据第三方财经机构分析发现,支撑华谊兄弟业绩一路飙升的,并不是其影视票房和版权收入,而是投资业务。但财报显示,近年来,华谊兄弟的生意版图拓展得并不理想,且多次投资出现亏损后,陷入了一手借钱一手还款的困局。

  针对警示函内容,华谊兄弟在公告中表示,将积极整改,尽快提交整改报告,以此为戒。6月7日,华谊兄弟以2.66元/股收盘,仍处于下跌状态。

  ▲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目前王忠军、王忠磊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图片来源/华谊兄弟官网

  华谊兄弟,是国内知名的综合性娱乐企业,1994年创立后,凭借着《风声》《蜗居》《大腕》等作品,在影视界坐稳了头把交椅,旗下不仅云集了众多知名导演、演员,也拥有着诸多社会资源。

  2009年,华谊兄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影视行业首家上市公司,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上市后的华谊兄弟也并未让股民失望,据华谊兄弟公开的财报信息显示,从2006年到2017年,其营收从1.24亿元一路增长到2017年的39.46亿元,净利润从2006年的2356万元迅速增加至2017年的9.87亿元。2015年,还创下了净利润12.18亿元的最高值。

  随着互联网行业的不断兴起,华谊兄弟的方向也开始从影视界向互联网延伸。2013年7月24日,华谊兄弟宣布,将以6.72亿元的价格收购广州手游公司银汉科技50.88%的股权,手机游戏逐步成为其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告发布后,华谊兄弟复牌涨停。

  公开资料显示,银汉科技是一家老牌手游公司。2012年11月,银汉科技首款智能终端移动网游《时空猎人》上线亿元,是当时国内最具人气的格斗网游之一。

  对于此次收购,《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称,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表示,华谊兄弟正从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向内容、渠道和衍生三大板块发展,娱乐产业与新媒体融合是大势所趋。收购游戏公司,可让华谊拥有较强盈利能力,不再过分依赖明星导演的光环和执着于票房起落。

  同时,据华谊兄弟的多份招股意向书披露,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企业在股权投资方面,都曾与华谊兄弟有诸多交集。时至今日,华谊兄弟还在其公司简介中提到,阿里巴巴、腾讯公司、中国平安等成为华谊兄弟突破行业边界限制的强大后盾。

  而当时华谊兄弟收购银汉科技也被业界、媒体猜测为腾讯公司从中“做媒”。实际上在此之前,华谊兄弟就曾投资过多个手游公司和网络音乐平台。对于不断植入互联网,王忠军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电影市场的未来一定是结合互联网营销,你要手机订位、手机订票,你手头需要大量数据……在现在的市场形势下,谁不布局互联网就完蛋了。”

  就在高调投资手游市场仅4年后,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以6.47亿元对价,将银汉科技25.88%的股份转让给腾讯的关联公司林芝家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及自然人冷某。尽管转让估值相比收购估值翻倍,但不断减持游戏公司股份,还是让业界人士嗅到了华谊兄弟在互联网板块力不从心的味道。

  进入2018年,华谊兄弟的净利润大幅下跌。2019年,华谊兄弟还出让了旗下“卖座网”的部分股份。据2020年、2021年华谊兄弟发布的《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财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显示,两年该公司互联网业务毛利均为负数。其中2021年,互联网娱乐板块主营业务收入2400多万元,业务成本3100多万,亏损740多万元,毛利持续负增长。

  因此,有业界人士称,通过减持游戏公司股权可以推断,华谊兄弟正在回归影视主业。

  ▲华谊兄弟在全国主要城市打造了多个影视文旅实景项目。图片来源/华谊兄弟官网

  华谊兄弟财报显示,2018年,公司净利润亏损了10.93亿元,这也是华谊兄弟自有公开可追溯的财务记录以来出现的首次亏损。在这一年,其商誉减值损失一项就高达近10亿元,成为造成华谊兄弟当年巨额亏损的直接原因。

  此外,第三方财经机构发布分析称,华谊兄弟2018年亏损虽大,但其亏损主要是账面的一次性、非现金亏损,这种亏损一般并不会影响公司的实际现金流,对其实际业务的正常运转影响也较为有限。然而,华谊兄弟2019年的亏损,却是一次会实质影响其公司现金流的业务性亏损,这种亏损会直接损害公司的正常业务。其中,2019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亏损6.52亿元的同时,其经营活动的现金流也出现了1.94亿元的净流出。

  2020年、2021年,华谊兄弟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其中,2020年净利润为亏损10.48亿元;2021年亏损2.5亿元。商誉的减值仍是导致华谊兄弟连年亏损的最主要的原因。

  从2018年到2021年,华谊兄弟连续4年亏损总额超64亿元,到2022年第一季度,公司总市值仅为74亿元,与2015年巅峰时近900亿元的总市值相比,跌幅超9成。

  连续亏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2021年2月8日,华谊兄弟在《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中解释,近年来,影视娱乐行业经历了一系列规范、调整和优化,2020年新冠疫情对影视与文旅行业造成了重大的影响,尽管公司积极采取应对措施,但影视剧项目开发进程、收益情况及资金状况均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影响。

  同年4月27日,华谊兄弟又在《关于未弥补亏损达到实收股本总额三分之一的公告》中披露,2019年后公司影视娱乐板块上映的部分影片票房未达预期;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受市场环境的影响,各项目推进进度存在时间性差异,导致收款进度在各年之间有所差异,收入有所下降。

  但在华谊兄弟发布2021年年度报告后,官方媒体曾邀请专家对报告进行解读,专家分析认为,华谊兄弟最大的问题在于过去的快速扩张,导致现金流吃紧,并且新扩张项目无法成长为主营业务,严重压缩公司成长空间,最终导致业绩大幅下滑。

  ▲4月28日,华谊兄弟针对王氏兄弟被列为被执行人发布公告称,该款项源于两人的个人投资事项。图片来源/深交所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财报、股权质押等公告发现,2012年至2018年7月,华谊兄弟累计实现净利润达42.39亿元,其中投资收益累计35.84亿元,占净利润的84.55%。而从目前披露的财报信息来看,其投资收益主要来源于股权投资。在不断投资中,王氏兄弟的股权质押率也在不断增加,最高曾达到99.67%。此外,两人还不断收购艺人名下工作室,但收益效果并未达到预期,部分项目披露时预期收益为零。

  2018年,已陷入亏损的华谊兄弟依然没有放弃投资,但投资收益较2017年缩水72%,仅为2.13亿元。而到了2019年更是出现了近10年来首次投资亏损。媒体报道称,这次亏损其中一项就是处置变卖其前几年通过分步交易高溢价买入的控股孙公司GDC Technology Limited股权所致,也因此不仅引发了华谊兄弟的资金链紧张,也导致其债务压力不断增加。

  不仅如此,影院和影视基地的不断扩张也给华谊兄弟带来了不小的资金压力。华谊兄弟自2011年开始布局实景娱乐起,以“原创电影IP+地方特色文化”的融合方式,先后在海口、苏州、长沙、济南等多个旅游城市打造电影小镇,但受同质化、运营等多重因素影响,多个电影小镇的运营并非收到预期的盈利效果。

  此外,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多份《关于股东部分股权质押的公告》及《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股份减持计划完成的公告》中还披露,股份减持的原因除公司需要进行股权质押外,还包括股东的个人债务。

  该情况也被华谊兄弟财务总监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的信息印证。该公司财务总监表示,2022年一季度中国影视行业整体呈现低迷态势,影院营业率不足50%,国内总票房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约23%。这是行业共同的难题。为了改善财务,2021年华谊兄弟出售多项股权,包括华谊腾讯娱乐、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英雄互娱、天津滨海华谊启明东方暖文化在内的5家公司部分股权。此外,华谊兄弟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也面临着筹集较大数额资金用于个人偿债的问题。

  5月18日,华谊兄弟披露的《关于股东部分股份质押及解押的公告》显示,王忠军已累计质押4.61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数量的98.9%;王忠磊累计质押0.81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数量的87.14%;综合起来,两人累计质押股份数占所持股份的96.95%。另据华谊兄弟披露的2021年财报显示,王忠军、王忠磊股票质押融资总额达8.23亿元,具体用途为“偿还债务”,需要在一年内偿还。

  大量的因债务积累导致的股权质押、转让,也成为此次华谊兄弟被证监会关注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有关王氏兄弟股权减持的情况,从2022年4月28日华谊兄弟发布《风险提示》公告起就备受关注。该公告称,华谊兄弟通过媒体关注到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及其控制的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经公司与实际控制人了解情况获悉,该款项源于实际控制人的个人投资事项,与上市公司不产生关联。目前实际控制人已与相关方达成口头和解方案。

  因未及时披露,且未按照规定停止买卖公司股份,6月2日,浙江证监局作出了《关于对王忠军、王忠磊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其中提到,作为华谊兄弟的实际控制人,在2009年10月30日至2021年12月20日期间,两人持有的公司权益比例由34.41%下降至23.74%,累计变动比例10.67%,权益变动比例达到5%时,仍未按规定停止买卖公司股份并及时履行报告、公告义务。直至2021年12月22日,才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违反了《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决定对两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6月6日,浙江证监局在其官网发布了该决定书。对此华谊兄弟回复称,将严格按照浙江证监局的要求积极整改,尽快提交整改报告,并将以此为鉴,充分吸取教训。对于目前两人持股情况,华谊兄弟也发布通报表示:自2022年3月17日至6月2日,王忠军、王忠磊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合计3000多万股,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减持所得资金主要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融资,降低质押风险。目前,王忠军、王忠磊合计共持有公司股份5.5亿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98%,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6月6日,浙江证监局公开了对王忠军、王忠磊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图片来源/浙江证监局

  其在2021年财报中透露,公司将针对遇到的暂时性困难和挑战,集中全部资源贯彻“影视+实景”新商业模式。主要通过继续深耕影视业务,持续产出高质量的优秀影视作品,完善及打通IP上下游全产业链,拓宽优质IP的可变现渠道。并通过轻资产、重品牌、强运营的业务逻辑,为优质影视IP和优秀文化建立下沉渠道和持续变现能力。

  同时,还将努力持续整合优化现有资源配置和资产结构,逐步退出部分与主营业务整合度差、与公司产业链协同度差的投资,实现资产处置收益,并转让所得资金可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等,支持公司主营业务的推进。